珠芒科技将推广消费级硬件产品 放弃街电寻求第二增长点?

珠芒科技将推广消费级硬件产品 放弃街电寻求第二增长点?插图

记者从珠芒科技相关人士处获悉,公司将推出消费类硬件产品,不仅限于口罩机和体温监测器。街电和搜电合并后的珠芒科技官网也将上线。这是竹芒科技去年7月提出“前瞻布局第二增长曲线”战略规划后的首次进展。

过去一年,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日子不好过,裁员和亏损给行业蒙上阴影。这半年来,关于竹芒科技的消息很少。尤其是其品牌街电,自从合并后,其品牌部门大部分员工被裁撤,存在感似乎在逐渐下降。

现在整个行业逐渐向代理模式转变,竞争日趋激烈。但是这个行业的盈利模式并没有得到验证,盈利模式单一广受诟病。在这种情况下,珠芒科技推出消费级硬件产品是否成为其第二个增长点?

竹芒科技在多次工商变更后弃用街电?

去年4月1日,街电与搜房网发布联合公告,正式宣布合并,将共同组建一个全新的集团公司。根据联合公告,街电和搜房将是同一集团公司的两个子品牌,保持原有业务和团队独立运营。

一个月后,两家共享充电宝品牌的母公司正式命名为“珠芒科技”。珠芒科技董事会由原搜电和街电公司管理团队和投资机构组成。

记者查询天眼查信息发现,事实上,深圳市珠芒科技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搜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变更而来。

目前公司有8名主要成员,搜点科技原董事长兼CEO梁凯为最终受益人,珠芒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梁凯持有公司25.99664%的股份。

珠芒科技将推广消费级硬件产品 放弃街电寻求第二增长点?插图1

街电与搜房合并后,珠芒科技经历了多次工商变更。可见整个集团正在进行大融合。2021年5月,深圳珠芒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3600万人民币增加至约5333万人民币,增幅约48%。郁忠、刘超等。退出核心人员,新增核心人员、周、万力。

珠芒科技将推广消费级硬件产品 放弃街电寻求第二增长点?插图1

但值得注意的是,注册资本为3143万元的深圳市捷电科技有限公司及其高管在此次合并中似乎并不占上风,陈欧和万里在主要成员中排名后四。

更尴尬的是,2021年底,珠芒科技裁撤了街电品牌部的大部分人员,包括公关总监等重要岗位。有接近街电的人士告诉记者,“裁员的时候有的BD还在,但也在被裁,街电的产品也在被搜索力的产品替代。”

同时,记者注意到,街电官网已经停止更新。半年来,街电一直没有公布站点合作,只是在今年3月,一则价签不实的新闻被处罚。

珠芒科技将推广消费级硬件产品 放弃街电寻求第二增长点?插图1

直代模式是珠芒科技的最终选择?

艾瑞咨询在报告中指出,共享充电宝有三种运营模式:自营模式、服务商模式和代理商模式。三种模式下,经营者的主动性降低,现金流和利润的稳定性增加。起初,直营模式是行业的主流模式,其特点是重资产。

街电主要采用直接方式。然而,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直营模式的企业成本居高不下。

此前,某共享充电宝公司员工告诉记者,在直营模式下,共享充电

电宝企业竞争压力非常大,主要表现为商家的分成越来越高。“有时商家都不会通知共享充电宝企业,直接就会把柜机撤走了,转而让给予其分成更高的品牌入驻。所以共享充电宝企业有时也会主动给商家提高分成比例,防止商家被别家企业抢走。”

沙利文和头豹研究院联合发布《2021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格局洞察报告》(以下简称“洞察报告”)指出,从各大品牌的调整战略来看,由于共享充电宝行业业务逐渐由一二线城市向三线及以下城市发展,用于拓展下沉市场和维护中小商户的代理模式成为各玩家的布局重点。

街电与搜电合并的联合公告显示,双方直营+代理的互补模式,将引领共享充电宝行业“直代模式”的探索与创新。但对比2020年,2021年上半年竹芒科技代理模式占比增长20%,增速也是最快的。可见,竹芒科技有意深耕代理模式,而搜电则在代理模式中占据着行业的重要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代理模式继续扩张点位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据另一位知情人士介绍,各家共享充电宝企业为了抢占市场,均在不同程度的扩展代理模式比例,打响了“价格战”。例如,此前据知情人士提供的小电“直营小分队转渠道政策”显示,对于竞对大代理上可以申请免费铺设。

另一方面,代理模式也有其自身的不足,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指出,代理比自营成本低很多,但这样服务品质不好把控,代理能否赚钱还要看营销手段以及品牌自身。

消费级硬件产品能否成为竹芒科技第二增长点?

进入2021年下半年之后,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事实上,近半年来有关竹芒科技的消息寥寥无几。

小电的上市之路一波三折。2020年7月,小电科技与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上市,至2021年1月,小电科技完成3期上市辅导工作。然而,同年4月,小电科技因净利润考核未达创业板要求换道港股IPO上市。

今年3月,蓝鲸TMT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小电科技面临剧烈的人事动荡,预计裁员约2000人,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

而面临疫情的不断反复,共享充电宝企业也面临亏损的窘境。去年上市的怪兽充电2021年全年净亏损1.246亿元。怪兽充电最新发布的2022 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其收入为7.37亿元,同比下降13%,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减少;净亏损9640万元,同比由盈转亏,去年同期的净收入为1510万元。

而怪兽充电的股价在在上市后的一年多,更是经历了持续走低的窘境,由开盘价10美元/股下降至1.3美元/股左右,缩水近9成。

陈礼腾表示,目前充电宝各家差异不是非常大,且都没有具备核心竞争力。一直以来,盈利模式单一是共享经济公司的通病。到目前,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得到验证。

艾媒咨询CEO张毅进一步分析称,从消费端来看,共享充电宝大概存在两个共性问题——充电速度慢、归还便利性差。“目前快充技术在不断发展,且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激烈,该行业企业应该在提升技术方面进一步加大投入。”

去年7月,在百日会师现场,竹芒科技再次提出“前瞻性布局第二增长曲线”的战略规划,称竹芒科技合并百天已研发推出口罩机、AED体外除颤仪一体机等产品。

对于此次竹芒科技将发布硬件产品,张毅表示,做新产品对企业的未来有没有机会,首先要看该企业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包括技术与资金储备等,其次要看产品是否解决了消费者急需解决的问题。

而口罩机、AED体外除颤仪一体机一类的硬件产品是否是用户的刚需产品呢,竹芒科技又能否依靠推出硬件产品找到第二增长曲线,也许只有时间能够给出答案。

标签: 街电  竹芒科技  共享充电宝  硬件  搜电  小电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