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求新求异 追求梦想 过渡性选择3354“非传统就业”来了

2020-2021年,我国高校毕业生灵活就业率超过16%。很多受访毕业生认为,灵活就业基本满足了他们的阶段性需求。

毕业生应主动学习灵活就业的劳动关系、行业标准和社会保障。在选择灵活就业时,要签订适合其职业特点的合理有效的合同,掌握合法的维权途径,处理好灵活就业与长期职业规划的关系。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邓千千

大四音乐专业的陈思哲,在“金三银四”的求职季,没有四处发简历。她刚刚在音乐平台上发布了一首原创歌曲,接下来她将参与策划在哔哩哔哩上开设一个关于幕后音乐制作人的脱口秀节目。拿到学校就业登记表后,她马上勾选了“灵活就业”选项。

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出现在非传统就业领域。无论是新媒体平台的“弄潮儿”,还是外卖骑手、快递员,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已经踏入了灵活就业的大门。

据全国大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统计,2020-2021年,我国高校毕业生灵活就业率超过16%。今年,大学毕业生人数首次超过1000万。Z世代大学生灵活就业出现了哪些新趋势?

求新求变,追求梦想还是过渡性选择?

今年的春招即将结束,大学毕业生有喜有悲。

范是某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已经投了十几份简历。他发现大学毕业生的学历经常被一些企业诟病。有同学建议他一起组建一个直播送餐队。

陈伟纠结:如果通过校招以应届毕业生身份进入企业,可以获得相对稳定的职位和薪酬;如果进入平台经济,收益不一定有保障,也可能获得更大的红利。最终,他遵从内心的想法,走上了直播这条路。

陈伟的灵活就业不是从零开始的。他的团队有4个人,一部分擅长视频拍摄和制作,一部分擅长营销。他于2015年开始联系哔哩哔哩,并试图成为一名博主。凭借着他实习积累的厂家资源,他们很快拿到了第一个现场发货订单。

Z世代的大学生成长在互联网时代,一出生就与互联网信息时代无缝对接,渴望成为互联网经济的引领者。新媒体平台提供的灵活就业渠道,为毕业生创造了一条新的圆梦之路。陈思哲说,她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歌词作家。“选择灵活就业并不是疫情所迫,而是出于个人兴趣更好地追求她的艺术梦想。”

“理想状态是以音乐制作的新媒体表达为副业,同时有相对稳定的教师职业保障收入”。所以,陈思哲在积极准备老师备考的同时。

2021年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将达到2亿人左右,其中大学毕业生比例逐年上升。

前不久,一则985大学毕业生三年赚40万买房买车的新闻登上热搜,高学历与低门槛的反差引起热议。其实很多“00后”学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当骑手。有的利用假期做兼职骑手,为自己赚学费;有的是因为一时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所以退而求其次。

大学生选择灵活就业的原因很多,很多人只是把它作为一种过渡性的选择。陈明,一个普通的应届毕业生,今年考研失败,打算“二战”。但为了独立承担考研期间的费用,他临时在一家传媒公司找了一个新媒体营销策划的岗位,不用值班的工作机制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备考。

根据兼职猫平台的数据,主要原因是

近年来,灵活就业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大。传统上是指家政人员、餐饮服务员等零工。现在新形式的兼职弹性工作,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知识付费服务等都包含在内。

记者发现,灵活就业反映出Z世代大学生的职业观念更加多元。他们追求“为自我实现而工作”,看重工作的自由和舒适。

00后金融学应届毕业生陈奇瑜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她成立了工作室,通过视觉营销、IP创作、新品类孵化等创意策划,为快消品企业赋能。毕业前,她的校园生活已经和工作状态无缝对接。

“每天早起照常锻炼,弹性安排工作时间,联系客户,收集互联网新动态和制作方案,偶尔和团队伙伴一起加班。”她说,“这种状态可以支撑我不懈努力,发挥所学创造更高的价值。”在她看来,灵活就业不是低技能职业。相反,只有具备较高的技能和对行业的充分了解,才能实现“知识变现”的灵活性。

灵活就业不一定意味着低收入和不正规。曾经被视为正规就业和失业之间的“蓄水池”的灵活就业,如今正展现出更多的可能性。

短视频制作平台上涌现出一些学生团队,引起广泛关注,收入可观;一些大学生外卖骑手既有经验又有知识,更快获得晋升到管理岗位的机会.这些灵活就业可能为他们的长期职业发展奠定基础,机遇与不稳定并存。

一些高校与时俱进,未雨绸缪。自2020年起,福州阳光学院面向全体学生开设直播课,引导有志于从事新媒体直播行业的学生掌握相关技能,了解行业动态。

该校招生就业办公室副主任叶润珍表示,今年毕业生选择灵活就业的比例比去年同期有所上升。根据学生的需求,就业指导的重点也偏向于短视频运营、编导创作、创新创业等。此外,学校今年实施课程改革,要求毕业生制作新媒体微电影简历,向用人单位介绍自己。

灵活就业考验学生综合能力。一个

些院校就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艺术和传媒类专业灵活就业的学生较多,而传统文理工科选择新式灵活就业的学生较少。对灵活就业的接受程度,一方面受到家庭观念和经济条件等影响,另一方面关乎工作质量和学生个人及家庭的预期匹配度。

瞭望|求新求异 追求梦想 过渡性选择3354“非传统就业”来了插图

毕业于沈阳农业大学的“90 后”姚艳梅在直播平台销售家乡农产品(2021年1月17日摄) 摄影/本刊

为灵活就业系上“安全带”

从2019年开始,“灵活就业”已连续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且关注度不断提升。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健全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和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推进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住房公积金制度试点。

当前,国家对于灵活就业人群的保障制度有待逐步完善。

首先是降级缴交社保、五险一金门槛。目前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只包括基本养老和医疗两项,不包括工伤、失业和生育保险。大部分地区仍存在社保缴交的户籍门槛,保障灵活就业劳动者权益的制度还在试点阶段,尚未普及。

其次是存在行业风险。有毕业生反映,一些灵活就业的机构不愿意签三方协议,后续的保障存在不确定性。一名从事知识付费类灵活就业的大学生说,“在知识产权方面,个人维权难以与平台公司抗衡。”

为进一步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部分地区人社部门出台了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补贴制度。如福州市人社局为灵活就业的离校2年内的高校毕业生,给予一定额度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补贴;宁波市规定,从事灵活就业的困难人员和毕业2年内高校毕业生,可按规定享受相关社会保险补贴。

厦门大学学生就业创业指导中心副主任陈国渊建议,毕业生应主动研究灵活就业的劳动关系、行业标准与社会保障,在选择灵活就业时签订适合职业特点且合理有效的合同,掌握合法维权方式,处理好灵活就业和长远职业规划的关系。■

【来源:新华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