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拆分:估值高 但冷门

菜鸟拆分:估值高 但冷门插图

撰文 | 陈 默

编辑 | 珏 珏

2013年5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阿里日。

同时也是淘宝十周年。在当晚阿里举办的晚会上,马云正式卸下了14年来担任集团CEO的重担。

18天后,菜鸟网络成立仪式在深圳洲际酒店举行,马云作为菜鸟网络董事长抵达现场。

并且在深圳的领导面前说,之所以把项目命名为菜鸟,是为了提醒自己,我们要对社会有敬畏之心,做一只对未来有敬畏之心,对昨天有感恩之心的鸟。

9年后的今天,菜鸟网络已经跻身全球独角兽榜单前十。在去年年底胡润百富榜发布的《2021全球独角兽榜》中,快递物流领域的菜鸟网络位列全球独角兽榜单第9位,估值从50亿元攀升至2200亿元。

然而,在高估值的另一面,却有很多来自消费者的不满。在虎扑社区、豆瓣、知乎等内容平台上,对菜鸟的抱怨声越来越大。

在舆论场上,似乎不再是那种对未来充满敬畏,对昨天充满感恩的好鸟。

社会上的“黑恶势力”

从成立的那一天起,菜鸟就像一座桥梁,一头连着消费,一头连着生产。它是阿里庞大的电商王国的终点,与消费者直接相连。

这一属性决定了它在整个集团消费者的沟通和感知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在去年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菜鸟曝光了自己未来的转型战略,主要是在消费链、供应链服务、全球服务的新蓝海,以社区服务为主导。

这也是后疫情时代,美团、JD.COM、阿里的新战场。

这场战役的关键在于菜鸟旗下的菜鸟驿站,菜鸟驿站被视为阿里撬动线下流量、整合社区服务的重要入口。但是现在这个入口已经悄然改变了形状。

菜鸟拆分:估值高 但冷门插图1

2020年4月15日,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杨欢去菜鸟驿站收拾残局。

杨欢淘宝是重度用户,用淘宝10多年,每个月至少要拿50件快递。然而,当天她去取件时,驿站新来的女店员服务态度很差。让她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店员多次出现这种态度。

于是她在网站上抱怨自己的态度。正是这次投诉,成为了菜鸟邮储“复仇”的开始。

自那年5月1日起,杨欢的许多快递物流变得异常。比如明明快递显示过菜鸟,但是呆了两天就被菜鸟挑走了,还给了快递员。

比如物流显示快递员被要求更改或延迟发货时间。在这些非正常操作的背后,菜鸟驿站实际上是将杨欢的电话号码拉黑,不让其送达仓库。

我试图和杨欢菜鸟驿站老板沟通,结果人家号码被拉黑,快递被驿站恶意拒收,退回快递。

她不认为作为消费者,她没有权利投诉。她有点讽刺:“在知乎上写那篇文章,简直像开玩笑。”

杨欢也不例外。去年11月9日,安一位高先生因菜鸟驿站工作人员态度恶劣,向菜鸟客服投诉,自己设置了快递。

然而,他没想到,当快递又来的时候。

,依然没经过他的允许被放置在菜鸟驿站,并且其快递盒被菜鸟工作人员写上了辱骂性词语。

实际上过去几年时间,关于菜鸟驿站是让快递进步,还是退步的讨论,一直在持续。

菜鸟驿站的初衷,是为了方便白天上班不在家的消费者收取快递,以及提高快递公司效率,可近几年,快递几乎再也不上门,并且有许多消费者都困于菜鸟驿站的霸权,投诉后被报复等,几乎没有自己的权益。

于是有不少消费者认为,菜鸟驿站是现代物流体系穷途末路的产物,特点就是它以用户自己来门店取货的方式,替代了以往送货上门的服务,以牺牲用户体验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它的出现是在开倒车。

这些声音在近几年高涨的原因,是网购还在持续爆发,去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1083亿件,同比增长29.9%,包裹数量占全球一半以上,以中国14亿人口计算,平均每人一年收了70多件快递。

菜鸟似乎也察觉到了消费端的声音,去年4月,菜鸟宣布淘宝天猫的快递能免费送货上门,可这个举措也并没有讨得消费者的欢心。

因为送货上门原本就是以往购物的基本配置,快递业发展多年到今天,却变成了一种“福利”,让消费者意难平。

紧接着4个月后,菜鸟驿站又成立客户体验专项小组,面向全国招募菜鸟驿站体验官,意欲深入消费侧听取建议与意见。

可菜鸟官方监管不到位,种种举措都貌似在做无用功。

去年9月份,家住西安广运潭西路海蓝城小区的杜先生,在淘宝购物后,选择了驿站代送服务,然而因为“没人送”,菜鸟驿站将他的代送改为到店自取,杜先生一气之下给了两星差评。

结果再有快递到的时候,杜先生的快递被快递员告知无法放在驿站,因为杜先生的系统设置禁止放在驿站,所以无法入库。

可问题是,他自己并没有设置过,“沟通时,工作人员说是菜鸟驿站从后台进入我的系统设置,为什么驿站能进入后台用我的权限更改我的设置?”

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答案。

在黑猫投诉上搜索菜鸟,有高达近3万条投诉,今年1月份,依据国内电商专业消费调解平台《电诉宝》2021年受理的全国海量用户消费纠纷案例大数据,网经社发布了《2021年物流科技投诉榜》,菜鸟裹裹榜上有名。

而黑猫投诉根据截至2021年6月8日企业在平台的投诉数据,发布过一份物流行业主流企业投诉数据对比情况,包括企业有效投诉总量、投诉回复率、投诉完成率以及响应时间,对比企业包括菜鸟、京东物流、顺丰等。

其中,菜鸟的投诉解决率最低,只有73.56%,而响应时间却最长,达151.14小时。

苦菜鸟久矣

消费者不站队菜鸟,早在2017年就已能窥见。

这一年,菜鸟与顺丰因为关闭接口数据这一事情,打了场仗,并引发了一场沸沸扬扬的舆论风波。

在商业场上,网易丁磊、京东刘强东、美团王慧文、腾讯云发文为顺丰站台,圆通、天天、国通以及苏宁则为菜鸟打call。

在消费者主导的舆论侧却不同,当时新浪科技曾发起一份《菜鸟和顺丰互怼,你支持谁》的投票问卷调查,而投票结果显示,有77.3%的人选择支持顺丰,只有13.9%的人支持菜鸟,另外的表示不知道。

这种消费侧端的舆论爆发在2020年也有过一次。

当年9月20日,菜鸟裹裹举办发布会,CEO李江华宣布了“1234”战略,其中的4代表菜鸟裹裹要做到服务4亿用户。

菜鸟拆分:估值高 但冷门插图

当天,知乎上一名高校学生撰写了一篇名为《因为菜鸟驿站强制下载菜鸟裹裹APP,所以我选择起诉》的文章,并迅速发酵,在知乎用户热议下一度登顶全站热榜前十。

同时,这篇文章也上了微博热搜,有人评论:在立下4亿用户的flag背景下,菜鸟网络为了APP用户的增长,手段激进了些。

苦菜鸟的,也不止在消费端,快递公司在某种程度也失去了自己的话语权。

当年在深圳洲际酒店,与马云同台的,有沈国军、张国标、郭广昌,对应的银泰、复星和富春三家公司合计占了菜鸟超过一半的股份。除了他们,还有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也是菜鸟网络的股东。

成立之初,菜鸟为了让快递公司安心,不止一次强调自己决不做物流。可理想与现实之间,终究会相差一条鸿沟。

过去近10年时间里,阿里巴巴通过两次增持菜鸟,获得绝对控制权。

一次是2017年增资53亿元,持股比例从47%增至51%,另一次是在2019年增资233亿元,持股比例从51%增至63%。

同时,阿里也一直在塑造自身对物流行业的影响力,在增持菜鸟的情况下,又不断参股快递企业,从而增强自己在行业的控制力。

2018年,阿里以13.8亿美元获得其10%股权,成为中通第二大股东;2019年,阿里向申通快递投资46.6亿元,通过投资母公司获得对方14.65%的股权,也正是在这一年,申通发布公告,授权阿里收购公司股权,阿里将以146亿的成本,获得申通约45%的股权。

2020年,韵达披露阿里已成为其第八大股东;同年,阿里斥资66亿元买下圆通实控人和创始人喻会蛟12%的股份,转让完成后,阿里在圆通速递的持股达22.5%,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持股,也就意味着拥有在企业的参与权,在业务层面上,快递企业已经被菜鸟捆绑,从揽件到寄件,从仓储运输到末端配送,都离不开阿里——揽件要依赖淘宝,用户端订单(寄件)来自菜鸟裹裹,仓储运输要用到菜鸟的仓配体系,末端配送离不开菜鸟驿站。

环环相扣之下,快递公司渐渐变得像快递的搬运工,失去自身的价值,反而成为阿里电商帝国物流生态链中价值最末端的一环。

阿里系都喜欢谈赋能,而马化腾曾经谈论过腾讯与阿里赋能的思路区别:“我知道马云也提赋能,我想借这个机会讲一下我们的不同。赋能者,最终格局是要看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以后我百分之百的渠道都在你的生态里,基本上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上了,利润也掌握在别人的手上,什么时候把你的利润拿过来就是一句话。所以腾讯推的是去中心化的赋能,我们不会让你来我这租柜台做生意,而是你自己建这个房子,建完以后就是你的,你的粉丝、你的客户以后就是你的了,不需要再交月租,不需要每年涨价,这就是去中心化。”

言外之意,与腾讯相比,阿里巴巴的赋能像是在挤占合作方的渠道以及利润。

刘强东更是直接两次讽刺菜鸟。一次是在网上发文,菜鸟网络的合作伙伴被他嘲讽为高度依赖于平台的搬砖头,利润微薄;还有一次是在参加央视《对话》栏目时说,菜鸟网络本质是在几个快递公司上搭建数据系统,说好听点是提升快递公司效率,其实就是在吸走这些快递公司的利润。

命根子握在别人手里,不听话都不行,因为一旦被菜鸟踢出去,快递公司一大半包裹量可能就没有了。

被偏爱的菜鸟,何以定天下?

在阿里,菜鸟一直是被偏爱的一方,这一点不仅是从阿里对其的增持猛烈程度能窥见,也能从马云的身上体现。

2018年5月底,在菜鸟主办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原本不在会议议程安排中的马云忽然现身会场,并发表了一系列讲话,他说他一般不主动参加什么峰会之类的集会,但是在前一天下午,自己主动要求来菜鸟峰会参加发言。

菜鸟拆分:估值高 但冷门插图

如今在阿里,菜鸟的位置又被提上了一个新高度。

1月份阿里巴巴在内网发布了新一轮组织部晋升名单,一共涉及 37 人,而其中升任为M7的高管只有两个,一个是阿里集团副CFO徐宏,另一个就是菜鸟总裁万霖。

这个拔高不难理解,过去两年阿里巴巴走的路布满荆棘,不仅因为垄断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罚款182.28亿元,创下中国对企业开出最大反垄断罚单纪录,它许多核心业务还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危机。

2019年蚂蚁金服传出上市,被视作史诗级IPO,然而2020年11月这个最被阿里集团内部以及外界期待的上市计划,被按下暂停键到今天。

占据大半壁江山的天猫淘宝,经历了雪梨以及头部超级主播薇娅税收事件,在2月份发布的2021Q4财报中,天猫淘宝客户管理收入同比首次出现负增长,为-1.34%。

这是成立18年以来核心电商业务的第一次负增长。此外,天猫淘宝业务同比增速也仅为7%,单位数增长,更显示出这一业务似乎已进入增长瓶颈期。

戴珊在1月份进行了架构调整,将淘宝和天猫两大业务在后台实现全面融合,形成统一的平台机制,将两者融为一体,兵合一处。而阿里发布财报的时候,则将菜鸟强化后呈现给投资者与观众。

过去菜鸟与电商、本地生活服务及同城零售等业务,一起在阿里的核心商业板块中进行披露,可2月份的财报中,菜鸟则被独立划分出来进行披露。

菜鸟在那份数据中的确亮眼,季度内抵销跨分部交易前营业收入为196亿元,同比增长了23%,是阿里财报中为数不多的营收增速超15%的板块。

可以看出随着物流正被阿里视为新的价值点,马云曾说过:菜鸟定,则阿里定天下定。可中国有一句流传极广的出自《孟子》的政治名言: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

菜鸟在失民心的境况下,能不能越飞越高,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民心之外,菜鸟面临的竞争也并不少。

几个月前,拼多多旗下社区团购平台多多买菜就上线了多多驿站,多家快递企业例如中通、中国邮政等都与其签署了合作协议。而早在2020年的时候,拼多多就向外透露出重构物流的计划,还与极兔快递进行了深度绑定。

抖音快手的夹击也来得非常猛烈。近两年直播电商赛道极其火热,而阿里的GMV体量已落后于抖音快手,根据网经社预测,2021年淘宝直播GMV预计超过5000亿元,快手直播GMV将达到8000亿元,抖音直播GMV将达到10000亿元。

在GMV失势的情况下,抖音母公司字节的物流版图早已成型。

从去年开始字节就一边创立物流科技子公司,比如上海道趣跃动物流科技有限公司,比如上海星辰跃动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另一边,字节还在投资多家物流公司,例如跨境物流综合服务商纵腾集团,例如迦智科技、未来机器人以及Syrius 炬星。

电子面单、供应链、跨境物流、仓储、物流科技等物流生态链,字节基本已经完成布防。而近期,字节跳动将于港股上市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阿里的对手,正在变得更强势,而菜鸟,未来在应对上也将变得更棘手。

菜鸟是马云最后一个商业梦想,在马云早年的设想中,它是未来几年扛起阿里大旗的猛将。2016年马云就说过,阿里旗下的业务和公司轮流领跑,轮流扛鼎,首先是B2B三年,然后淘宝三年,天猫三年,支付宝三年,阿里云三年,菜鸟三年:

“未来三年,现估值600亿美金的蚂蚁金服将成为领跑者,2019年至2021年阿里云接棒,2021年至2024年菜鸟网络成为引领者。”

如今菜鸟左手高估值右手却失民心,中间还要面对劲敌,它能飞多久飞多高,谁也说不准。

标签: 菜鸟网络  菜鸟  阿里巴巴  估值  菜鸟驿站 

标签

发表评论